束缚俱乐部的妈妈加改版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束縛俱樂部的媽媽(加改版)

查了下,論壇內只有篇到上的,連原版的下都沒,這個應該是最新加強版了

 舊文更新,並添加新內容,在四合院首發,歡迎轉貼,請注明出自四合院

  今晚又是一個深黑的夜晚,昏黃的路燈照射下有一位提著購物袋的女子,帶

著有點不自然的步伐,正沿著樓宇間的小路步行回家。

  她的名字叫孫小惠,一位41歲的中學教師,長著細長而明亮的大眼睛,顯

示出成熟而且感情豐富的性格。散發出女性溫純的柳月眉。還有,微微向上翹的

嘴唇,厚度適中之余,更滲出一份性感迷人的媚態。總之,她給人的感覺就是一

位賢良淑德的中年美婦。

  雖然穿上端裝整齊的衣服,但仍看出她有一副豐滿健美的身材。幼嫩的肌膚

通透雪白,有如大理石一樣的滑溜。修長的四肢,沒半點多余的脂肪,健康而充

滿線條美。但是,和手腳比較起來,她的胸脯卻顯得異常豐滿,足足有42寸之

巨,即使是穿上寬松的上衣,但仍然是奇峰突出。

  經常露出好像天使一樣的笑容,熱誠地向周圍鄰里打招呼的她,叫人感到她

正活在幸福中。但是若細心觀察的話,便會發現她眼里是深藏著另一種面貌,明

亮的眼光充滿性欲的追求,就是淫蕩啦!

  聽到一聲門鈴的「叮咚」聲,我爲媽媽打開了門,看著微踏拐子步,就知道

她又經過一場狂風暴雨的洗禮,如雨后的鮮花般清潔漂亮,雖然自已曾經巧遇撞

見過。

  媽媽換個衣服,戴上大圓眼鏡,像工廠之花般在別的市鎮,跟著分開步行,

裝作不認識般,幾個外來人上酒店開房。但她行事小心,但男人要女人行爲,一

看就知道啦!絕不會找本地人去認識的人地方搞,所以整個學校,無論師生,都

尊她爲純潔的女神!

  發掘女人色情秘密,對小年來說可引人遐想,相當刺激,隨時有走火的沖動

啊!可惜自已年紀小,就算是跟蹤也不可能混入酒店,所以先從高科技想辦法。

  「媽媽今天又好晚才回來啊,又得我自已弄飯吃。」我抱怨道。

  「乖兒子,今天媽媽去給學生補課的呀!」媽媽笑道,心道:『補左你媽只

蟹,成十碌八碌,還有兩條奇柴,真系好舒服啊!十幾次高潮腳仔都發軟蹄!不

過值得既,好久都無甘多高潮啦!一次過食到飽,真系滋味無窮啊!還賺了不小

外快幫補家用,嘻嘻!男人一舉就有錢收,財棍雙得啊!不是那個黑鬼搞得久,

就不用開埋后門,搞到人家行路都不自然!』

  「我是擔心媽媽而已,媽媽這麽漂亮,這麽晚一路走回來,很擔心媽媽的安

全啊!」心道:『成身男人味道,妳雖然洗過身,但衣服還有味道殘留。妳兒子

大了,別騙小孩啦!早晚必日(淫色淫色4567Q.COM)日(淫色淫色4567Q.COM)都要插過妳先得既!』

  「兒子好乖,不用擔心啦!媽媽有駕車回來的,回來這一小段路比較窄,車

子進不來,只能下來走,不會有什麽問題的。我去洗個澡,帶回來的購物袋里有

些點心,你吃吧!」說完媽媽便進屋拿換洗的衣服了。

  「嗯,好的,媽媽,那我進屋看書了。」拿了些點心,我便進入自己房間,

快速打開計算機,切換到一個程序,浴室的情景便顯示在我的計算機屏幕之上了。

  這是今天剛剛收到的從網上訂購的防水針孔攝像頭,通過無線電傳播圖像到

我的計算機終端上,今天是我大膽偷窺媽媽的開始。

  總共有四個攝像頭,分別被我非常隱蔽的安裝在四面牆的瓷磚縫隙中,圖像

也是以四個區的形式顯示到我的計算機屏幕上。

  從屏幕上看到媽媽進入了浴室,將換洗的衣服擺放到一角的籃子里,然后媽

媽開始褪去她的絲襪。媽媽穿的是比較亮的看上去很緊繃的玻璃絲襪,媽媽一條

腿微曲,另一條腿伸得直直的,雙手輕輕的將玻璃絲襪從這條腿上褪下,然后換

個姿勢又輕輕地將另一條絲襪輕輕褪下,手腳雖然輕,但留心就能看到絲襪有些

地方走線,顯然是被心急扯脫過。

  我第一次看到媽媽這麽性感的動作,裆下的小物開始充血,我的身子也隨之

顫動,不,應該說我很激動!

  媽媽開始褪去她的緊身的有花蕾裝飾前胸的襯衣,一雙豪乳被隱身文胸牢牢

地拴在一起,媽媽雙手從兩側伸入隱身文胸向上輕輕一揭,文胸就脫落下來了,

一卷像是鈔票的紙卷和媽媽的巨大的雙胸一並彈了出來,媽媽立即將這個紙卷藏

匿于她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淨的即將換上的衣服。

  我很奇怪,想不出媽媽會將什麽東西藏匿于雙胸之間,一串問號在腦海中蕩

漾。不過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媽媽這麽真實的樣子,以前只是通過媽媽著衣時的外

表和晾曬的文胸知道媽媽的胸部一定不一般,卻沒想到是如此之巨大,我的裆下

已經挺起到頂峰,不自覺的我開始了手淫……

  媽媽伸手解去裙子背后的拉鏈,短裙飄然而下,媽媽的內褲原來是粉紅色的

帶有吊襪帶的絲蕾內褲,很小,很緊繃。我的屏幕上能從四個角度看到媽媽,媽

媽的內褲后面原來是丁字式的,只有細細的一個繩從媽媽的下體連接到內褲的上

腰。原來媽媽這麽前衛,我的欲望就像即將噴發的火山,真想現在就沖過去和媽

媽打炮!

  此時媽媽擰開了淋雨龍頭,開始慢慢地清洗自己的美體,媽媽的手臂每在身

體上滑動一下對我便是不可阻擋的刺激,我的手也在我的陰莖之上快速的搓動。

突然間媽媽將淋雨的灑水頭擰下,將噴著熱水的管子伸向自己的下體。

  媽媽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麽?我不由得頓了一下。只看到媽媽半躺在浴缸之中,將軟管對

準了自己的下體一點點的插了進去,我的天哪!媽媽在洗自己的陰戶,而且是從

里到外,起初還有點白絲沖出陰道。

  我看到媽媽的面部表情有了很強烈的變化,眉頭緊皺,牙齒咬合著自己的下

唇,很明顯,媽媽感到快樂。我看到水從媽媽的陰戶里滾滾的流出來,但是由于

距離和光線的關系,實在看不清媽媽的陰戶到底是什麽樣子,但是我看到媽媽的

陰毛並不是很多,也許只有短短的一層。

  媽媽雙腿緊夾水管,兩手從小包裹取出一支小型的強力震蕩器,用避孕袋套

好,打了一個結,用嘴巴咬住。

  媽媽一直保持著這個半躺的姿勢,然后從浴缸邊上的物品籃里取出了一罐吉

利剃須刀泡沫和一把我的剃須刀,媽媽將泡沫噴在自己的陰戶部位,然后用剃須

刀一點點的將它刮淨。我看得目瞪口呆,從來別人只知道到媽媽在自己眼中只是

一位敬業的中學老師,在家是賢慧的妻子。這真的是我的媽媽麽?或許我的媽媽

一直就是這個樣子,只是第一次被我看到?

  媽媽很認真地將自己的陰戶附近的刮了個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淨,將還在陰戶里噴水的管子一

點點的拔出來,緊接著我看到媽媽翻轉過來像母狗一樣雙膝跪地,一手拿著震蕩

器,一邊閉目輕吟,一邊把震蕩器推入陰道,一只手扶地支撐自己的上身,另一

只手托著淋雨噴管插向自己的肛門。我的眼球幾乎要爆裂開了,真的沒想到媽媽

有著如此完全不同與她的一面。

  看到媽媽將軟管一點點的插入自己的肛門,媽媽的下腹開始膨脹,一點點的

漲大,一手在陰阜輕撫,媽媽繼續保持著姿勢,一只手死死的托著軟管,生怕它

從自己的肛門中逃掉。

  我感覺到我的陰莖要爆炸了,濃濃的白精開始一點點的流出。屏幕上媽媽的

小肚子就像懷了孕的孕婦一樣,有籃球那麽鼓了,媽媽終于釋放了那個軟管,參

雜著媽媽的排泄物的浴水像噴泉一樣從媽媽的后庭傾瀉而出,我的精液也如同千

年火山在一瞬間將我的計算機屏幕噴了一個個白花朵!

  我趕緊關閉計算機,以最快的速度將計算機屏幕清理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淨。大約十分鍾后媽媽從

浴室出來。

  「媽,你洗好了?」我假似鎮靜的問道。

  「呃,真舒服呢!累了一天了,最奢望的就是這個熱水澡。」媽媽笑道。

  「媽媽,你還沒吃飯吧?我去給你做點面?」

  「不用啦!媽媽回來路上吃過了。」舔舔性感紅唇,語帶不明雙關詞:「兒

子你繼續學習吧!我要去備課了。你早點睡,明天早上我的課你不要遲到啊!」

  「嗯,好的,媽媽。」看到媽媽臉上是那麽的自然,那麽的聖潔美麗,一點

也看不出媽媽剛才淫蕩的樣子,誰會想得到她的陰屄有一支小型按摩棒在震動工

作啊!看媽媽步行的樣子,輕扭動性感的淫臀,輕微的不自然,估計那個震蕩器

還在她體內,看媽媽的樣子,是想戴著它睡覺了!

  那一夜我徹夜難眠,想念媽媽發情的淫蕩性感姿態!媽媽的秘密果然深,不

知何時才能夠發掘出來?

  第二天清晨,我一個早早的爬起來,在監察鏡頭看了一回,見到媽媽起床時

的淫賤樣,才施施出大廳,準備收拾書包去上學。看到媽媽裝扮已經起來了,正

一腳踩在沙發上給自己高挑的美腿上套褲襪呢!

  這是媽媽的工作裝束,上身襯衣,小西裝外套,下身齊膝蓋的短裙,長統絲

襪或者褲襪,一般都是黑色的,有時會看到媽媽穿些肉色或者白色的絲襪。我個

人最喜歡媽媽穿白色的絲襪,對于一個中年婦女來說黑色代表莊重的話,白色就

是性感的表現。媽媽的高跟鞋是3寸的,穿在媽媽的絲腳上增添無限的魅力。

  「兒子,你先坐車走吧,媽媽搭下一班車去學校。」這是我和媽媽定立的規

矩,平時我一直不知道,但今早透過針孔鏡頭,終于都知道。媽媽早上起身時,

把陰道的小型按摩器取出,換上另外一支小型按摩棒,還加了一支入肛門,換過

內褲扭動著屁股才去洗臉化妝。她晚一點的理由,是等前后門適應按摩棒的震動

才能夠出門。

  另外我在媽媽的班上上課,但沒人知道我們之間的母子關系,媽媽不願意讓

人知道,說這樣會對她在班上的教學工作有影響。

  所以除了在家里我可以喊她媽媽之外我必須以「孫老師」稱呼媽媽,媽媽也

只叫我孫大海(我家是單親家庭,爸爸在我小的時候就和媽媽離婚了,這麽多年

了也從來沒再見過,估計一個普通的男人沒有可能滿足媽媽,我的姓氏也就改稱

了媽媽的姓氏),媽媽和我刻意錯開在一起的機會也是怕自己母親的身份被學生

們知道。

  半個小時后我進到了教室,同桌小丁見我來了,便拉住我跟我說起了耳語:

「大海,你知道麽?咱學校后面新開了個俱樂部,專門是玩束縛虐待女人的俱樂

部。」

  「真的?會有這種事?你瞎說的吧?」我懷疑道。

  「這事假不了,不然我媽就是雞!我表哥在里面看場子的,這俱樂部后台很

大,會員都得是非富既貴的權利人士。」

  「里面的小姐貨色如何?」我色迷迷的問道。

  「聽我表哥阿德說,全是本地最好的小姐,有相當一部份還是在職的白領麗

人,聽說還有媽媽、奶奶級的呢!質素經過選擇,應該不會差。」小丁樂呵呵的

說著。

  「他們都玩束縛虐待?」我表示出很興奮。

  「對呀!束縛跟虐待和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有時間咱們也逛逛,跟我表哥從后門進去。」

  「當然要去,這麽強的事一定要去看看呢!」

  這時鈴聲響起,我媽媽,也就是孫老師抱著一叠卷子快步走進教室,媽媽往

講台上一站,班上就立刻安靜下來。

  「小丁,爲什麽又是不及格?」媽媽沖著我們這張桌子瞪過來。

  一頓狠狠訓斥后,小丁垂頭喪氣的從講台上拿回考卷,低聲道:「這個賤女

人,又找我麻煩,有機會奸了她!」小丁對我憤憤道。

  奸!我心里一跳:『到時我一定幫手,好兄弟,我一定幫你報仇!回去把按

摩棒加些手腳,一次過把電流放出,實行電熟我媽只毛蟹。』但出于對媽媽的維

護,我用胳膊肘頂了小丁一下:「你小子別瞎說。」

  此時媽媽在浴室中的那一幕再次從我腦海中浮起,對呀!我何嘗又不想和媽

媽奸一回呢?

  終于熬到了下午快放學時,媽媽找到我說悄悄的說:「大海,媽媽晚上又要

去學生家里補課,你自己回家做些吃的,媽媽晚點回去。」

  「好的,孫老師。」我答道,心道:『又有鬼呢!整間學校有誰補課我會不

知道?』

  說罷,媽媽就急匆匆地向校門走去。突然一只手臂從后面搭到我肩上,我扭

臉一看,原來是小丁。

  「這孫老師最近總是有什麽心事似的,一到放學時間就急匆匆的走掉,趕回

家給老公操(淫色淫色4567q.c0M)啊?」

  「你別亂說,孫老師給學生補課,急著趕公交車呢!」

  「隨便她。放學有事麽?我剛才跟我表哥打了個電話,他今天當班,可以放

我們進去看。」

  「真的?今晚嗎?看束縛?」我很吃驚的問道。

  「當然,放學跟我走就是了!」

  終于熬到了放學,我和小丁以最快速來到他說的俱樂部,這是一座32層的

玻璃高層寫字樓,俱樂部就藏匿于這高層中的某一層。來到電梯口,小丁的表哥

已經在那等著了,互相作了介紹后,小丁表哥梁子告訴我,基于安全考慮,所有

進入俱樂部的人必須戴面具,因爲基本上所有的會員都是社會上很有臉面的人,

之間要互相保密,因爲我們還小,就更要戴面具來隱藏自己的真實年齡了。

  我和小丁在電梯里將面具戴好,梁子在一排密碼鍵上敲打了一陣,電梯開始

攀升,大概一會兒工夫,電梯停住了,不過顯示屏上並沒有顯示任何數字。梁子

解釋道:「這個俱樂部在這座建築物的夾層之中,在建樓的時候,是按33層建

的,但是在外部的玻璃卻做成只有32層的樣子,所以就有我們現在多出來的一

層,只有知道電梯密碼的人才能到達這一層,其他使用者是不會知道的。」

  聽起來真的很神奇,使我感受到這個俱樂部幕后的龐大。

  在梁子帶領下,我和小丁進入一間比較寬敞的房間,房間設計成像是電影院

的樣子,前部是小舞台,有聚光燈照射,后面是大概三十個座位,昏暗無光。梁

子說:「呆會兒在這個房間里演表演《媽咪任人搞》,聽說是一位有著17歲兒

子的媽媽,今天剛來的新妞。你們就在這看吧,主持人讓做什麽你們就做什麽,

完了會有人負責安排你們下樓的。我現在要下樓巡視了,咱們樓下見。」

  陸陸續續地,被領進來的人越來越多,座位都坐滿了,后門被一保安從里面

關上了。這時一位穿著很豔麗的女人手持著麥克風走上小舞台:「觀衆朋友們你

們好!今天的節目是《媽咪任人搞》,你們都可以出主意啊!如何奪得表演者歡

心。你們發生任何事,我們都不會去管,請大家努力啊!」

  女主持人嬌滴滴的報導:「今天請到的媽咪是一位有著17年母親經驗的女

士,爲了體驗更好的生活快感,所以加入到我們束縛俱樂部。這位媽媽身高16

8公分,上圍38,中圍24,下圍30!」

  「跟我媽媽一樣呢!」小丁低聲對我說。

  「體重50公斤,保養得很好呢!在此之前沒有被除了她丈夫外的第二個男

人上過,是我們難能可貴的媽媽。」女主持人繼續報導:「下面有請我們的媽咪

小姐!」

  這時音樂響起,聚光燈從舞台一角移出,一位美麗的中年婦女在光輝的簇擁

下步入舞台中央,她一邊抛飛吻,一邊搖波浪臀,風騷無比地扯下比堅尼胸圍,

搖晃巨大的乳房。

  天哪!是小丁的媽媽!我一下子認出來這個女人,我在小丁家吃飯的時候見

過她的,沒有想到在這種場合下見到她。我不敢扭臉看小丁,我不知道他在想什

麽,只能將自己釘在沙發椅上,盯著小丁的媽媽看。

  她身著豔麗的紅色漆皮緊身衣,壘實的雙乳被緊身衣高高托起,每走一步,

波浪就會在她的雙乳之上蕩漾。小丁媽媽的腰部細長,圓圓的臀部被緊緊地包裹

起來,一點也看不出是個生過孩子的年已中旬的女人。小丁媽媽穿著一雙足有5

吋跟的超高細跟靴,她在舞台上盡力地扭動腰肢,做出最挑逗人的動作,四邊勾

勾食指,媚眼生藕四放,不停扯起男人的性欲,我的下體開始有了強烈的反應。

  這時舞台走上來兩個壯漢,他們一把抓住正在舞動的丁媽媽,然后將她放到

在舞台上,一壯漢開始用尼龍繩捆綁丁媽媽的手臂,另一壯漢則捆綁她的雙腿。

一會工夫,丁媽媽的雙腿被向后捆綁起來,高跟鞋的鞋跟直頂著她自己的屁股,

她的雙臂被交叉的從胸上方向肩頭后方捆了起來,「丁媽媽的筋骨好棒!」我啧

啧道。

  兩壯漢將被捆得一動不能動的丁媽媽翻過身來,腹部著地,他們將一具馬籠

頭口塞把丁媽媽的口塞住,那個口塞是一種環型橡膠圈,可以看到丁媽媽的舌頭

在被撐開的上下齒之間攪動著,發出喃喃的聲音。籠頭上有兩個連著皮筋的小鈎

子,壯漢將鈎子挂住丁媽媽的兩個鼻孔,然后向后稍微拉了拉,將皮筋固定于龍

頭之上,此時的丁媽媽鼻孔被向上拉著,鼻孔面向大家,兩眼電光四射,很壯觀

的場面,尤其是對我和小丁來說。

  然后壯漢用皮帶連接龍頭拴到丁媽媽腰部緊身衣上的一個鐵環,丁媽媽這時

的頭部被緊緊地向后拉著,看到她的酥胸被壓在身下,一起一伏的,很明顯呼吸

不是很順暢。

  其中一壯漢取來一根大概半米長的兩頭帶有皮帶的鋼管,將其置于丁媽媽的

兩腿之間,用皮帶將丁媽媽的兩腿固定並成分叉狀。這時看到口水從丁媽媽上揚

的下颌上流落下來,不能聚攏的上下颌導致口水不能下咽,都由丁媽媽口里流出

來了。我看到這里,心潮澎湃,下體無限脹大。

  接下來,壯漢之一操(淫色淫色4567q.c0M)縱遙控器將一吊鈎從天花板放下,將被五花大綁的丁媽

媽從兩肩處吊起,丁媽媽現在是陰戶向下、頭后仰的被吊著。

  壯漢之二取來一巨型橡膠陰莖,龜頭足有碗口那麽粗,他將巨型陰莖放置于

丁媽媽身下的地板上,壯漢緊接著在龜頭上塗上一層白色的潤滑液,另一壯男開

始緩緩放下被吊著的丁媽媽……

  我知道現在是好戲的開始,掃了身邊的小丁一眼,他正探著頭似乎想盡量看

清舞台上的每一個細節。『也許小丁也被他媽媽的束縛表演強烈吸引住了吧!他

似乎並沒有表現得很不安。』我心里想著。

  小丁的媽媽被放到巨型橡膠陰莖的龜頭上了,壯漢之一幫助她擺正位置,並

在她陰道口塗上潤滑液體,好讓橡膠陰莖能順利進入她的陰道。

  吊繩在繼續放下,一個大漢從丁媽后背用雙手細心扒開陰唇的肌肉,我看到

丁媽媽的陰戶被一點點地撐開,不斷地擴大,丁媽媽不停地搖晃頭部,不知是想

表達痛苦還是快樂。橡膠陰莖仍在一點點地被送進丁媽媽的陰戶里,很顯然這種

感覺並不好,丁媽媽開始強烈地顫抖,試圖從陰莖上下來,隨著陰莖的進一步深

入,丁媽媽的抖動幅度也越來越大,呻吟聲從鼻腔傳出,看到大半個陰莖已被丁

媽媽坐入陰戶內!

  坐定一會后,再把丁媽媽吊起,這時站在一旁的女主持人走過來拿了把尺子

在那個巨型陰莖的水漬上量了量:「今天丁媽咪小姐的坐吊記錄是10寸,直徑

是3寸,這是我俱樂部坐吊挑戰的新記錄,向媽咪小姐祝賀!」場中一片熱烈掌

聲。

  小丁小聲對大海道:「想不到媽媽如此厲害,有朝一日(淫色淫色4567Q.COM)我上媽媽時,一定招

呼你一起上!」

  女主持拿著麥克風來到丁媽身邊,大漢把丁媽的口環拿開,把鼻扣的橡筋拉

到頸帶扣住,丁媽媽立即變成一個鼻孔朝天的可愛豬相!

  女主持對丁媽道:「丁媽小姐,妳第一次參加就打破本會記錄,依例除表演

多一場外,還能選擇一場跟抽獎,妳希望一次玩完它們嗎?」

  丁媽微笑道:「我是第一次參加,多得朋友指導,不然可沒法完成,我在這

里先多謝那位朋友。不過我有一個問題,我雖然是個放縱的女人,不過我不想背

叛丈夫和家庭,希望貴會盡量配置。」

  女主持點點頭道:「這個沒有問題,不過妳應該知道,本會不是性愛就是虐

待,妳連接三場沒問題嗎?」

  丁媽媽面經羞怯的道:「我本來就喜歡虐待,三場雖然多點,不過中間有些

休息時間,應該沒問題。」

  女主持笑道:「那丁媽小姐先開始,本會預定安排的『雙鬼拍波』!」大漢

們又合力把丁媽媽推得面趴地上,丁媽呼吸間,一雙大乳被壓抑得時扁時圓、肉

光四射,誘人之極!

  大漢把丁媽雙腳向后屈起,高跟靴緊貼背脊,頭發也被縛扎到后腰,頭頸高

高的仰起,身體微向后彎弓,平衡的再吊起,到了大漢的胸口時停下。兩個大漢

看一看高度后,點頭的戴上拳擊手套。

  女主持微笑的對丁媽道:「這場虐待是十分鍾,無論怎樣都不會停下來,妳

可以盡情地狂呼,甚至叫救命都可以。」

  丁媽媽頸項后彎,樣子像天鵝,發音也像天鵝,「來吧!我已經等了十多年

了,請狠狠地教訓我吧!像個男子漢,快些來啊!」丁媽媽道。

  兩個男人量一量位置后,不約而同地一拳各打向丁媽媽的乳房,跟著就像打

小沙包般,拳如雨落,打到丁媽媽的一雙豪乳不停地抛晃動蕩,看得衆人眼珠不

停地轉動。

  丁媽媽高聲歡呼:「好……打得好!啊……又痛……又酥……有點麻痹,不

過好舒服!我好開心呀!打呀……快點大力些!」

  兩個大漢像拳擊手打沙包般不停地連環快拳,一個停滯時,另一個人就打對

方乳房內則,全方位的打擊兩個乳房。

  丁媽媽開心的大聲叫喚道:「男子漢……大丈夫……我今天終于遇上啦!哎

喲……正牌硬漢勾心拳……呀……呀……你們不要停!賤人的爛屌乳房受得了,

還不夠大力……你們真無用,連賤人都對滿足不了!」

  兩人聽到興起,不約而同一人一腳,向上踢往丁媽的兩個乳房,丁媽媽長叫

一聲:「啊∼∼」吊起的身體被踢高半尺。身體回落下來時,兩個乳房如水袋般

晃蕩著,大量水漬從胯下的緊身衣滲漏出來。

  丁媽痛得眼淚都流出來,喘息了一下道:「你們犯規……居然用腳!哎喲!

真正的痛得開心,花兒朵朵都開啦!你們……違規,我要上訴!加時五分鍾……

不……七分鍾!」

  大海對錯愕的小丁道:「想不到平時斯文的丁媽媽竟然如此厲害,有受虐質

素!」

  小丁睜大雙眼看著丁媽媽,心里一路盤算起來:『客人戴著面罩,彼此認不

到對方,但表演的女人卻沒有啊!阿德表哥不可能認不出媽媽啊!而且我們兩家

住得近,丁媽經常到表哥家里煮飯,光憑衣服體形,媽媽一定能夠認出表哥來,

但表哥竟當沒事人般帶我們來看,難道他們有一腿?』

  兩個大漢一聽之下,把心一橫,將拳擊套取下來,拳拳到肉的打到丁媽兩個

乳房四處抛飛,「啪!啪!」聲四處響徹,左勾右勾的連接下去。

  丁媽媽高興的大叫:「大金、小金,這……呀……才對嘛!打女人自然要用

力,打國産賤女人更加要用力……壞男人,我……喜歡你們,請朝胸口打我啦!

啊……痛得好快樂啊!出力打爛這對臭乳房,我……呀……一定會報答你……兩

兄弟啊……」

  很快地丁媽媽的乳房已變成瘀黑色,有些微輸血管爆裂,黑紅相交、乳房抛

飛,形成一幅殘酷妖麗的畫面,在場所有男人的陽物都全都擡頭致敬!

  就在這鍾聲一響,大金、小金終于停下來,半跪在地下喘氣。而丁媽媽也沒

氣力出聲,高揚的頭頂看不到表情,但也能看出丁媽小便失禁,口水、眼淚、鼻

涕難分。

  女主持連忙支人放下丁媽,解除繩索外,還把丁媽的緊身皮夾解下。在丁媽

開始大喘氣時,就有人拿毛巾清潔,有上拿上藥物和參荼,有人替丁媽打補針,

但被丁媽媽制止,要求補針要從乳頭扎入,以形補形咁話喎!

  醫護無奈地看著女主持,看她點點頭后,才用手握住丁媽那對滿是瘀痕的乳

房,被人一抓自然痛楚到精神啦!丁媽媽微笑的雙手握住左乳,到醫護插針入乳

頭時,不禁閉上眼輕輕呻吟:「啊……啊……舒服啊!可惜……沒什麽大知覺!

啊……不過都好舒適啊!」

  醫護員打完針后正想拔出針頭時,就被丁媽一手扭下來,丁媽笑嘻嘻的道:

「留給我作記念。」醫護員無奈聳聳肩的收拾東西。

  女主持笑笑,步過來對丁媽道:「想不到姐姐能夠如此享受,剛才還怕傷著

姐姐呢!」

  「妹妹年紀還小,對于這些享受,妳暫時還急促不來,到時妳就會懂得享受

了。」丁媽媽笑笑的回道。

  女主持笑笑不語,心想:『我哪有妳這麽淫賤,給男人這樣打法,早就叫救

命啦!』

  丁媽說著開始站起身來,赤裸裸開始轉動身體,做了幾個柔軟的早操(淫色淫色4567q.c0M),對女

主持道:「妹妹,可以開始下一個節目啦!」

  女主持笑問:「不休息多一會嗎?」

  丁媽媽舔舔嘴唇道:「我自從嫁人后就沒有享受過,如今機會難得,當然要

盡情地享受啦!」

  「因爲姐姐創了記錄,所以余下是兩個項目,」說著遞上一部掌中寶:「妳

可以選擇一個,另外一個就要由觀衆抽簽決定。」女主持背起雙手笑道。

  丁媽媽面紅心跳的畫面,兩眼發光如見鑽石般看了又看,終于選擇了日(淫色淫色4567Q.COM)本仔

的灌水刑罰!丁媽媽猶疑的道:「跪下時應該有玻璃碎片啊!」

  「姐姐妳果然夠賤,小妹甘拜下風。玻璃碎是沒有可能的,我們只是表演,

可不能把姐姐弄成殘廢啊!我們就用洗衣板代替好嗎?」女主持打了一個響指,

剛才的大金、小金經過休息后又拿著繩子出來。

  兩人夾手夾腳,很快就把丁媽媽扎了一個龜甲縛,把丁媽媽的被肩長發整理

好,纏繞上細繩,打結頭縛到丁媽后腰時,丁媽媽大聲道:「慢著!在人家跪洗

衫板時,先拿個一公升瓶子來插入本賤人的陰道。大姊姊受苦咯!小妹妹都不能

獨善其蟹啊!」

  觀衆一起叫囂贊成,女主持搖頭苦笑。小金回頭找瓶子,大金則一手用力猛

搓丁媽受創的乳房,一手以兩根手指粗暴地挖著丁媽的陰戶。丁媽瞇起眼睛,一

邊輕呼的低吟,把身體重量挨及大金,盡量擡高左腳迎接大金粗暴的挖刮,一絲

絲淫液,在燈火通明的舞台上反射著明亮的閃光,涓涓的流出陰戶。

  一會小金跑了回來,拿著一個四方的長型威士忌酒瓶,聳聳肩道:「這里沒

有人喝一公升飲品,只有這個最大了,不過是四方型的。」

  女主持皺眉說:「不如用剛才那支大陽具代替好嗎?」

  丁媽搖頭道:「橡膠能夠卸力,雖然大,以我的姿勢也不可能盡量逼入陰道

內,還會卸去不小壓力,感覺就差距大了,不能夠盡情地享受。就這個瓶子吧!

小金啊,你要到什麽時候才能夠令賤婢省心呢?」

  大金怒道:「賤人多事!」縮回左手,兩手用力抓壓丁媽雙乳,把乳頭的針

都擠出一半!

  丁媽媽痛哼一聲,小金揮起巴掌「啪」的一下打過去,丁媽咪的臉頰就紅了

起來,還一腳踢向丁媽的陰戶。丁媽媽痛叫兩聲后,眼光迷離的轉過頭跟大金接

吻,小金就一腳一腳的踢陰戶,不過力度控制得很好,聲音雖大卻只痛不傷,連

續七、八腳也只把陰戶踢紅踢腫。從這里就可以看出,雖然丁媽媽第一次登台,

但他們一定玩了很久啦!對丁媽媽的體質了如指掌。

  『還介紹丁媽媽只有丁爸一個男人,騙鬼麽?只有丁爸一個男人戴綠帽倒是

真的。』大海心里想著。

  女主持也沒有出聲,心忖道:『人家有一腿關你屁事麽?最重要的是觀衆喜

歡!』丁媽一個人痛苦,事實大家都開心。

  其他的工作人員都搬出兩塊三尺長的洗衣板,並排的放在地下,大金雙手怒

握丁媽雙乳,發力把丁媽整個身體扯得離地,丁媽一陣痛哼后,早被縛起雙手的

丁媽根本無反抗能力的呼痛,還掙扎著要跟大金來個深深長吻,放軟了身體隨著

他們擺布。

  工作人員把丁媽雙腳曲起,大金緩緩把丁媽放下,一雙小腿慢慢地接觸洗衣

板,凹凸不平的板面刺激到丁媽滿面通紅,身體微微的顫抖,細小的汗珠浮出嬌

嫩的皮膚,隨燈火反射出妖異的光彩,兩眼迷惘的渴望,性感的紅唇微張,剌激

到所有男人都目不轉盯。

  在小腿剛接觸到洗衣板時,小金就把威士忌瓶子放在丁媽胯下,情欲高漲的

陰戶早分沁出潺潺淫絲愛液,瓶口對著陰道口,工作人員合力扒開丁媽的陰戶,

瓶頸緩慢地被陰道吞沒。

  在陰道跟洗衣板的刺激下,丁媽仰頭高聲呻吟:「噢……哎喲……小金你的

瓶子……弄爆人家的賤穴……喔……好漲……好舒服……小金你好棒……弄……

弄死小淫婦啦!」斷斷續續地訴說著自已的快樂故事。

  大金把丁媽整個放下后,就把丁媽的頭發束縛到她的后腰上,露出丁媽性感

的粉頸隨著呻吟輕輕顫動。然后大金站起來,拉開褲裆拉鏈,露出一條六寸多的

陽物,擺在丁媽口邊,被丁媽伸出香舌舔了舔就插入她口中,在口中轉了幾轉,

就深喉嚨的頂入,頂到丁媽呼吸不暢,但在全身被束下根本無法反抗或轉換姿勢

擺脫的可能,頓時被頂到滿面通紅,雙目淚眼汪汪的流淚。

  大金很快就拔出陽具,收藏好東西,丁媽還回味地舔舔嘴唇邊,一副淫賤相

的輕喘。大金淫笑的輕拍丁媽面頰,不知是安慰還是鼓勵,雙手放在丁媽雙肩膊

上,問始加上自已的體重。

  丁媽小腿的肌肉開始深陷洗衣板的縫隙,一陣陣劇痛傳上大腦,加上陰道里

的威士忌瓶子被壓迫半只進入陰戶,不由得高聲慘叫,大聲的哭喊:「停……哎

喲……痛……好痛啊!」

  大金沒有理會丁媽反應,小金拿出一個漏斗,漏嘴有半尺多長,慢慢地插入

丁媽喉嚨,經大金深喉的喉嚨,很快就把漏嘴全部插入。丁媽這時紅著臉,已經

叫不出聲,雙眼不斷地流出眼淚。

  工人人員推來一箱牛奶,不停剪開包裝,小金把牛奶倒入漏斗,一連倒入三

包一公升,丁媽的肚子開始漲大起來。小金要其他人繼續倒牛奶,他自已就蹲下

來,雙手不停按摩丁媽的肚皮。

  丁媽痛楚得扭動腰肢,牛奶時不時從漏斗反刍的噴出,六公升、七公升……

很快就倒了十四公升,丁媽的肚皮就像十月懷胎的孕婦般,肚皮鼓漲得越過衆人

想象,肚皮漲大到承托起傲人的雙乳。

  丁媽的體力已經沒有了,背脊被大金的膝蓋緊頂,雙目呆滯地看著大金。到

倒了十八公升牛奶,再也倒不下時,工作人員就停手,拿出相機照了幾張特寫給

觀衆留爲記念,不過沒在現場看過丁媽的表演,單憑相片,就只能夠看到一個不

明的人球!

  衆人移開洗衣板,解除丁媽的束縛,丁媽毫無反應地被平放在地面,衆人分

工合作,一些按摩丁媽小腿,大金輕揉丁媽肚皮,幫助牛奶從丁媽口中流出,小

金留意丁媽表情目光。

  慢慢丁媽的肚子開始縮小了,到丁媽的眼中開始回複神彩時,小金就用力掐

擰丁媽的一對乳頭,丁媽痛得一下子回來陽間,張口叫喊時,一大撥牛奶從口中

噴出,射出三、四尺遠。衆人不禁掌聲如雷,高聲呼叫,連大海跟小丁都不停地

拍手。

  大海笑道:「你媽媽好厲害!」小丁點頭的笑笑:「晚點我親自向你介紹,

淫賤之花就是我阿媽。」大海笑笑的拍著小丁膊頭:「好兄弟!」

  丁媽媽眼淚鼻涕都流了出來,紅著眼的輕咳嗽:「咳!咳!你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死小淫婦

了,咳!咳……剛才美得人家都上了天堂,原來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是真的,我

家的廢柴還真的沒用啊!」

  大金用毛巾給丁媽擦臉,吻了丁媽一口道:「現在把淫婦倒吊,等妳快些把

牛奶排出來,爭取時間做下一個表演!」丁媽淫笑的點頭,吻了大金一口。

  丁媽現在雖然吐出不少牛奶,但肚子還像懷胎五、六月的孕婦,要完全吐出

還要很長一段時間。

  小金把丁媽的腳戴上腳扣,到右腳時卻被丁媽阻止住,丁媽笑道:「壞男人

啊!今次又放錢入你袋啦!只吊一只腳才舒服啊!」

  兩人笑笑沒有出聲,拉住升降鏈把腳扣上,按制慢慢地升起,兩人平均的扶

持丁媽的身體,平衡身體的吊上,在丁媽身體蜷曲時,已開始流出牛奶,到兩人

放手時,一條美腿妖異的劈開,身體詭異地扭曲。

  丁媽頭部離地三尺時,機器就停頓下來,丁媽沒扣的一只腳大字劈開,露出

整個美麗的陰戶。丁媽紅著臉的流出牛奶,小金把丁媽轉過觀衆面前,食指扣動

丁媽的陰核,丁媽一邊瞇著眼睛呻吟,一邊從口中流出大量牛奶,衆人看得如癡

如醉。

  小金把兩根手指緩慢地摳入陰戶,開始挖動陰道肌肉,丁媽的呻吟聲大了起

來,吐奶的速度也快起來,短短幾分鍾就吐出大量牛奶,肚子也平複下去,丁媽

開始停止吐奶的呻吟。

  大金看到丁媽停止吐奶,又拉開拉鏈取出陽物,遞到丁媽嘴邊,丁媽伸出舌

頭舔了舔,就張口把陽具吞入口中。陽具在口中慢慢地漲大,丁媽的口也被慢慢

撐大,大金雙手住下一繞,抓住丁媽的頭,任由漲大的陽具伸入丁媽的喉嚨,陽

具在喉嚨撩了幾撩,一下快速的拔出,丁媽在咳嗽中又噴出大量的牛奶。

  來回幾次之后,丁媽媽只是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嘔,流出大量的口水,牛奶應該嘔個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淨,衆

人這才把丁媽放下來,解開腳扣搬來一張大沙發,抱起丁媽坐上去。大金、小金

陰戶,美不勝收!

  到丁媽媽的輕喘平複,臉色回複正常,再次露出淫蕩的淺笑時,工作人員又

拿藥物喂飼丁媽,大金在丁媽膊頭按摩,小金則跟另外一個工作人員按摩丁媽雙

腿,丁媽舒服的閉上眼睛,放松全身享受,藥來張口的吞服,如一個淫欲皇后般

享受衆人的服務。

  十五分鍾過去,丁媽的身體開始回複正常,體力也回複過來,連乳房的紫黑

也退去,只留下一片密麻的紅腫,丁媽媽重重的呼了一口氣,張開明亮的眼睛!

又有工作人員幫丁媽化妝!丁媽媽一掃疲態,又豔光四射的抛媚眼,引瘾到男人

們又站起來啦!

  女主持微笑的過來,曲指彈彈丁媽乳頭道:「姐姐好像很快樂,妹妹真的替

妳開心呢!」

  丁媽媽笑道:「在這里有這麽人看著我的淫賤樣,我當然高興啦!你們這里

設備齊全,多種花式創新,小妹就算死給你們看都甘心情願啰!」

  「不過姐姐還有一場表演,弄得時間太長,另外一個表演者『大海無量』的

節目要取消,她在后台說,一定要找妳算賬啊!」

  丁媽淫笑道:「老朋友來就來啦!大家都是賤人,難道淫賤的小丁丁的屄會

怕她嗎?我的身體隨時等她來啊!屁股還很歡迎她啊!」

  「姐姐真的很懂得享受,那現在就抽獎好嗎?」

  「我沒參加你們的節目,可以告訴賤婦人那些是什麽的花樣呢?」丁媽媽笑

道:「不過什麽花樣,相信我都必定能夠接受,只是好奇心問問而已。放心,我

不會逃的啊!」

  「那些多數是些刑具,中古內外都有,齊集各世紀的發明,包妳稱心滿意,

滿載而歸。」女主持笑道。

  丁媽媽舔舔性感的紅唇,兩眼發光的道:「如果能夠抽到騎木驢的刑具就好

了,這個刑罰最適合淫婦啊!想起都流出水來啦!」

  女主持笑笑的按下一個掣,一個大輪盤從地台反出,一手轉動輪盤,在衆人

期待下慢慢地停下來,主持伸頭一看,大聲道:「是中國刑具『鐵裙之刑』。」

無數人拍掌歡迎!

  丁媽媽不明的問道:「什麽是『鐵裙之刑』?」

  「姐姐放心地享用吧!這個刑具也是專治淫婦所用,包妳樂不思蜀啊!」女

主持笑道。

  工作人員合力推出一個井形的架子,架子中間有張山形的奇怪椅子,共分成

兩張,女人一坐下去,雙腿便自然分開,陰道和屁眼就會暴露出來,中間有一個

開合腰環,不過尺度較大,看來只是不給人逃走而已;再對上是一個圓滑的收縮

小圈,估計是套頸用的。

  丁媽媽目露神彩的看著刑具,舔舔嘴唇淫笑,轉頭道:「牛頭馬面(大金、

小金),還不快把犯婦人上刑?等賤人好好享用!行刑!」

  大金、小金相對一笑,兩人合力擡起丁媽,分開雙腳坐上刑椅,套上腰箍,

張開的雙腳各縛上松松的腳鏈,再把頸環戴好,一踏腳掣頸環收縮,剛好勒著丁

媽的粉頸,不緊不松的一升,把丁媽的腰肢弄直。

  丁媽媽笑笑的吐出舌頭:「這個感覺還不錯,有極樂的感覺。應該還有其它

道具,你們就快些開始吧!」

  大金彈彈丁媽的鼻子:「小淫婦不要心急啊!這個刑罰的時間是半個小時,

有得妳亨受啊!妳不玩都不成呢!擔保妳高潮一浪接一浪,花心朵朵開!」

  丁媽媽淫笑道:「會強得過你們連手操(淫色淫色4567q.c0M)我時的厲害嗎?那才取小淫婦的賤命

啊!弄到賤人大著肚子,前后門無休息,驚天七十二小時啊!」

  小金用雪油塗擦丁媽的前后門,還挖了一大塊,分別壓入陰道和肛門:「這

里時間雖然短,但各有花巧奇趣,小賤人妳就開心亨受吧!」

  丁媽媽輕呼聲噘著嘴道:「你們要是弄得賤小妹不舒服,今后別想賤人理睬

你們!我關上小穴不做生意,看你們怎麽辦?」

  大金用力捏著丁媽兩個乳頭,怒道:「賤人妳敢?!」丁媽媽呼痛叫:「哎

喲……賤人不敢啦!不過你要好好滿足小妹啊!」

  女主持笑道:「你們不要再卿卿我我啦!觀衆都等急了,現在就開始吧!」

一踏腳掣,頸圜上升收縮,把丁媽提離地面。

  丁媽雙手早被縛,根本就無反抗之力,立即缺氧的滿面通紅,舌頭都吐了出

來,無力地扭動身體,兩條被鎖著的小腿亂踢。

  大金、小金優閑地拿出一支長棍,長棍在六寸間有個膠圈,看到丁媽媽面色

轉紫、兩眼反白時,才把長棍插入丁媽陰道,用力地把整個丁媽頂起,頸環就放

松下來。

  丁媽媽輕咳數聲,才開口哭喊道:「啊……你們頂死小淫婦啰!誰設計這個

玩意?真的是淫婦專用啊!」

  大金拔出膠棍,丁媽身體一落,頸圜又開始收縮,大金順手把膠圈扭后,等

如棍頭又長了點。看看丁媽面色,打個手勢,小金拿膠棍從丁媽肛門頂入,又把

丁媽身體頂高呼吸。

  丁媽媽高呼道:「好人呀!你頂死小淫婦啦!壞男人、衰男人,果然專治淫

婦,頂得淫賤婦好舒服又有氣吸,我愛你們頂死小淫婦!」

  小金拔出膠棍,丁媽媽的叫聲嘎然而止。一會又到大金插入陰道舉起丁媽,

丁媽媽喘息道:「好,這個刑罰好!小淫婦很滿意,觀衆滿意嗎?小淫婦想知道

啊!」這時傳來滿場掌聲,小丁跟大海早就走火泄精了,但年紀輕嘛,很快就站

起來,興奮的狂拍手掌。

  在丁媽心滿意足中,小金拔出膠棍。兩人來回插入陰道和肛門挺舉起丁媽媽

讓她呼吸,因體力問題,兩人都有點疲倦了,畢竟頂起一個人啊!丁媽媽被箍頸

的時間越來越長,兩人看看鍾才過了二十分鍾,不過大家的體力都不多,這樣會

弄出人命啊!

  于是兩人對望一眼,一齊把棍的膠圈退去,兩支棍同時插入丁媽的前后門,

把丁媽高高的舉起來。丁媽雖然能夠呼吸,但被兩支棍舉起整個身體,只靠直腸

跟陰道支撐全身體重,痛苦可想而知。

  隨著體重下墜,子宮跟直腸都有打開的迹象,果然子宮口首先打開,慢慢插

入子宮,棍子一直頂入七寸多,才被拉長的子宮壁肌肉抵停。長棍由陰道插入,

總共超過十四寸,丁媽肚子上有一個棍頭形狀的凸起撐出,丁媽張口無言,連慘

叫都發不出來。

  大金把長棍支地,放開手輕輕喘息。丁媽被頂得兩眼反白時,小金的膠棍終

于通過直腸,捅入小腸中,把丁媽的腸子頂壓住,肚子上又多了一條棍頭型的凸

起。小金也順手把長棍支地,繞起雙手休息。

  丁媽媽張口幾次,終于能夠發出慘叫聲:「哎喲!痛……痛死淫婦啦!」狂

踢著雙腿,弄到鐵鏈發出「砰砰」聲響:「呀……救命……啊……你們……你們

終于插死小淫婦啦!救……命啊!好舒服啊!你們頂到淫婦的心髒啦!啊……入

心……入肺啊!從來沒有……如此深入過……啊……」

  兩人看看時鍾,還有十分鍾,一起把棍棒踢開,丁媽媽的叫喊突然停止。兩

人握手成拳,小金先把拳頭頂著丁媽的肛門,抵住肛門口轉了幾轉后,粗暴地插

入丁媽肛門里。丁媽的肛門被頂成一個大孔,雖然松開了頸圈,但肛門傳上大腦

的痛楚快樂令到丁媽暴張雙眼,張大口卻叫不出聲,隨著拳頭的深入,直至半臂

才停下來。

  小金轉轉手臂,丁媽小便失禁的噴出,身體一陣顫動,冷汗冒出時,才能夠

開聲慘叫:「哎喲……淫婦……你們……你們果然是淫婦克星,連淫腸都能夠滿

足,啊……頂到淫婦……滿天……小星星!大金別閑著,賤人還有一個淫穴……

等你出手,是男人的話……就插爆我的賤穴!」

  大金嘻笑一下,執手成錐形,頂著丁媽被肛門擴張到橫向的陰戶,慢慢地頂

進去,插入了整只手后,中指頂著子宮口,其它手指握緊,中指壓入子宮口,慢

慢地再頂入子宮。丁媽隨即兩眼反白,想不到除了拳頭擴張陰道外,還有暗藏一

招:一指定中原的撩插子宮。

  等中指盡入子宮后,手腕也全入陰道,中指屈動幾下,才把丁媽的魂魄招回

來,高聲狂呼:「噢……你……戳到淫婦的子宮……好痛……不過又好新奇好舒

服!你們……次次新鮮……次次金……賤人的命就送給……你們啦!」

  鍾聲響起了,兩人快速的把手拔出來,「噗噗」幾聲輕響。丁媽媽才漸入住

景,剛剛看到天堂之門時就玩完了,又被頸圈勒到幾乎斷氣,衆工作人員七手八

腳把丁媽解下來,扶到沙發上。超體力的虐待,巡回痛苦與驚心的快樂中,丁媽

媽已經身軟如綿,一根指頭都動不了,前后的洞穴還不能收縮,張著洞口微微的

蠕動,像是在呼喚般,丁媽媽微弱的喘息著。

  工作人開始清理刑架、喂丁媽喝參荼,大金從沙發后伸出雙手按摩丁媽媽一

雙乳房,小金則坐到丁媽身邊,伸手輕撫摸陰核,時不時掐弄一下。

  良久,丁媽媽蒼白的面色才回複一些光彩,軟軟的肌肉開始恢複彈性,兩個

洞口也慢慢收縮複原。丁媽有了一些體力后,揮動自由的手各拍打大金、小金的

手背一下,不依嬌娆的道:「現在懂得疼人家了嗎?剛才好像要殺了人家啊!」

  大金笑道:「我們怎舍得呢!如此淫賤的小妹妹,哪里找得到啊!我們可能

太久沒玩了,有點失卻分寸,下次我們會小心的。」

  「那倒不用小心,畢竟淫婦連孩子都生過了,又太久沒嘗到這個刺激,相信

小淫婦很快就可以適應,你們放心來吧!小淫婦把賤命送給你們了!」丁媽媽笑

道。

  女主持笑笑來到各人身邊,彎腰行禮道:「今次的節目時間到了,各位滿意

這次表演的話,就請投丁媽媽一票,票數夠了的話,丁媽媽就會成爲特別嘉賓。

希望各位多多捧場!現在正式宣告散場。」

  丁媽媽掙扎著站起來,開口說道:「慢著!淫婦不能夠就這樣散場。」左腳

慢慢地擡高,用雙手攬著大腿做出一個高難度的站立一字馬。丁媽微笑道:「各

位觀衆請收看淫婦的謝幕。」

  大金連忙蹲下,伸頭舔弄丁媽媽的陰戶,舌頭左撩右刮,時不時來幾下毒龍

鑽,弄到丁媽微絲細眼,口中發出夢幻的呻吟聲,淫液沿大腿流出。

  小金則后退十多步,一個輕跳助跑的沖來,大金就地一滾,小金無敵飛踢,

正中丁媽媽肥美多汁的陰戶。丁媽媽慘叫中被踢得整個人飛起來,雙手掩著下陰

不停滾動慘叫,身體痛得不停地顫抖。

  女主持都看到驚心無比,自問走遍大江南北,但如此虐待玩法,還真的沒看

過!

  大金、小金來到丁媽身邊,等到丁媽屄痛開始平息,丁媽的陰戶整個腫了起

來,鮮紅欲滴的相當可愛,在觀衆如雷的拍掌聲中被大金、小金合力擡走。

  大海跟小丁對望一眼,因看到的表演刺激太大,失去講話的興趣,兩人混在

觀衆中離場。在樓下看到大梁,大梁揮手道:「不要問,那兩個是你還沒看過的

舅舅。你媽真的很純潔,只有你爸一個男人,我們家人不算的話,丁媽可是我們

家族的寶貝。你長大了,這些事應該你媽遲早會告訴你,但我覺得該給你心理準

備,所以才帶你來看。」

  小丁想著想著,低頭的順步離開,大海連忙跟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