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春光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

  上个星期,我回了老家一趟。
  我家位在某个不怎么有名的温泉区,老爸老妈开了一家不怎么有特色的民宿。
  虽然如此,倒也一开就二十几年了。
  从小我就在店里帮忙,后来国中毕业、到外地读书,例假日才会回到家里。
  这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不是很有名的地方,平常几乎没什么客人,到了假日虽然会比较忙,但我家所能容纳的
客人数并不多,老爸老妈两个人还忙得过来,我回来帮忙只不过是让他们两老不那么累罢了。
  这一次回家并不是连假,天气也不怎么冷,温泉区的生意清清淡淡,是以店里没什么客人,好像只有一对夫妻
吧!他们也出门去逛了。连爸妈都到隔壁王叔家泡茶去,留我一个坐在门口的柜台后方,望着门外的小马路发呆,
想要看看往来的路人都没得看。
  「非,就这家好了。」
  「这家这么旧,有什么好?」
  「哎呀!人家喜欢它的名字嘛!你不觉得这两个字很有诗情画意吗?」
  男的本来好像还想说什么,看到我已站起来迎上前,话又收了回去。
  「欢迎光临!」
  进门的这对年轻男女,令我眼睛一亮。
  女孩长得极其清秀,唇红齿白,身着合身的白衬衫和牛仔裤,掩不住玲珑有致的身裁。
  男的长相好像也不赖,只是我没有仔细去瞧。
  她穿的衬衫领口不知为什么,两颗扣子没扣,高耸的胸脯唿之欲出,深邃的乳沟甚是诱人,我看了不禁楞住了。
  糟糕!可能会得罪她身旁的男友,恐怕要少了一笔生意了。我赶紧收回目光,还偷偷瞟了她男友一眼。幸好,
他脸上并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大概是没注意到吧?
  「两人房住宿一晚,含泡汤多少钱?」
  看在这女孩这么漂亮的份上,我报给他的价钱便宜了五百元。
  「哇!这么便宜?」
  「看吧!就住这儿啰!」女孩得意地说。他们就这么决定住进我家来。
  由於没什么客人,我把通常最受欢迎的二楼那间通铺房安排给他们住。
  「哇!好棒的房间啊!」女孩在我拉开房门后,兴奋地叫着。
  这房间也没什么,六坪左右的大小,铺着塌塌米。旧茶儿上摆着个热水壶,此外什么都没有,真不晓得她在高
兴什么。
  「哇!还有阳台耶!」她把落地窗推开,站上外头的一个小阳台。
  「少霞,你别这么好奇好不好?像个小孩子似的。」男子一边整理行李,一边说道。
  咦?少霞?这个名字好像似曾听过……
  不会不会,一定是碰巧同名而已。我想到这个名字是情色文学网站上一篇很受欢迎的文章的女主角。
  「风景真好!」她举起双手,伸了伸懒腰,那对雄伟的奶球向前挺进,薄薄的衬衫都快被撑破了。「非,你也
出来看看嘛!空气很好哦!」
  非!这么巧?!是我最崇拜的网路文豪-胡X非大哥、和他的女友小霞吗?
  巧合,巧合。我这么告诉自己,天下间同名同姓者何其多,只不过听起来一样而已。说不定他名字中有个「飞」
  字或什么的。
  不多想了。我把浴室的门拉开,说道:「先生,小姐,这是浴室,你们可以在这里泡汤。」
  女孩看到了石头砌成的浴缸,又是一阵赞叹声。
  这时我留意到,浴室里忘了放上浴巾和沐浴乳等用品了。
  「两位先休息一下,我去为两位准备浴巾。」
  我下楼一趟,打点好所有物品,才回到房前扣扣门。
  男的若无其事地来开门,这一开,我的眼珠几乎要跳了出来。只见女孩背对着门口,全身赤祼,剩下一件小裤
裤,曼妙的曲线一览无遗。这时女孩一声轻唿,抓起衣服跑进浴室里。一对壮观的肉球,在我眼前一闪而过。
  我呆立在门口,直到男子塞给我二十元的小费,我才回过神来。
  「呃……两位请、请慢慢享用,如果、呃、您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地方,喊声小弟,我就上来。」
  「谢谢,谢谢。」他笑着点点头,我把门关上。
  太帅了!看到好康的,还有小费可拿,这就叫作「有呷搁有抓」!
  远远地隐约听到女孩抱怨的声音:「我还在换耶!你怎么就把门打开?」
  「对不起啦!没有注意到啦!」
  「厚……」
  慢着!女友的裸体被看到,他就算不觉得不爽,也会觉得尴尬才对,怎么一点这类的神情都没有?甚至还给我
小费?莫非他们真的就是……
  我蹑手蹑脚地回到他们的房门前,里面传来两人的对话。
  「非,你先洗好了。」
  「一起洗吗?」
  「我身上好脏,想一个人慢慢洗。」
  「我帮你洗嘛!」
  「才不要呢!让你洗,只会愈洗愈脏。」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噗」一声笑出来。幸好他们没听到。
  「好吧!那我就先洗了。」
  「我先在旅馆里到处逛逛好了,晚上再一起洗吧!」
  她随时可能出房门,被她看到我在外面鬼鬼祟祟的,那可不好,我赶紧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梯,回到柜台。半晌,
楼上传来轻盈的脚步声,胡大嫂果然走下楼梯来。
  她看了我一眼,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我也朝她点了点头,但面对一个看似陌生、却又如此熟悉的美女,我也
不知该如何自处,看起来可能会有点呆吧!
  她沿着走廊走去,从一楼的厢房一直参观到后院。大约三分钟后,回到柜台所在的客堂里来。
  「你家的旅馆好漂亮啊!」她一边四周张望着老旧的客堂,一边对我说。
  「哪里哪里,很普通吧!」她从一来就一直夸这栋旧房子,我实在不知道她为何如此喜欢这里。
  「很漂亮呀!很有日据时代台湾建筑的风格,混合了东洋味和乡土味,很有特色呢!」听她这么一讲,我也开
始觉得我家的旅馆很有特色起来。当然,美女讲的话总是不会错的。
  「真的?这我就不懂了。」其实这没什么,因为这栋房子是日据时代留下来的老建物了,这些年来也整修过一
两次。
  「窗外的风景也很棒呢!幽幽的青山,让人看了忍不住要去拥抱它。」
  「喔。」从小看到大的景色,一点都不觉得稀奇,所以答不上腔。不过这种情绪我现在倒是很能体会,因为我
也忍不住想要拥抱眼前这位漂亮的姊姊。
  「对了,你几岁,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大伟,十八岁。」怕她小看了我,我多报了一岁。
  「你气质很好,也很有礼貌哦!」
  「谢谢,您过奖了。」可能是从小就帮忙招待客人的关系,我讲起话来会习惯性的彬彬有礼。
  简单几句对话间,但见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我的注意力完全为她的一举一动所吸引,讲起话来也比较呆滞
些。她身着轻松的休闲服,外面还披着一件罩衫,不该打开的扣子一个也没有打开,显然胡大哥没有先动过手脚,
害我心中若有所失。
  然而一想到胡大哥文章里她那些淫荡的韵事,休闲服里的小穴居然被一、二十个男人灌过精液,心里觉得有点
难过。这么一位天仙化人的女孩,骨子里竟然……
  才聊没几句,她看了看时间,说道:「我男朋友应该洗完了,我该上去了。」
  於是转身上楼。
  我内心一片混乱,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好像是失落,又好像是嫉妒。脑袋瓜子里胡思乱想了一阵,也不知过了
多久。
  突然楼上传来一阵跑步声。几秒钟后,胡大哥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柜台前。
  「小弟,我女朋友在浴室里晕倒了,你快点来帮忙看看!」
  「什么?」我急忙跟着他上楼。
  胡大哥把房门一拉开,只见胡大嫂平躺在地面的塌塌米上,身上盖着一条浴巾,露出圆润的香肩和一双光滑的
美腿。很显然,浴巾下什么都没穿。
  我见她表情安详,唿吸均匀,应该只是一般的晕蹶。正想回头告诉胡大哥放心,没想到他竟然说道:
  「你帮我看着,我到车上去拿急救箱。」
  就转身出门去。留下一脸错愕的我,和他盖在浴巾下的女朋友。
  在网路上看过那么多他们两人的轶事,我当然明白胡大哥的意思。但这种事情实在太荒唐了,我向来又是色大
胆小,怎么敢向胡大嫂下手呢?我只是望着她身上的浴巾发怔,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
  胡大嫂身上那条的浴巾只盖到大腿根部而已,两条美腿完完全全坦在我眼前,白色的浴巾裹着浴后微透着粉红
的胴体,说多迷人就有多迷人。尤有甚者,那浴巾在两腿的缝隙间,黝黑的小毛穴若隐若现,更是激发了一股想要
往里头钻的冲动!
  要不是早知道胡大哥的怪癖而产生心理障碍,我就算不上去干她,起码也会掀起浴巾看她个饱。
  我又是兴奋又是难受地在原地折腾了约莫十分钟,突然间,胡大哥出现在我身后!手中空空的,也没拿什么急
救箱。
  「哎呀!怎么还没醒过来?」他看看他的女友,又快速瞄了一下我的脸色:
  「这下严重了!我女朋友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会不会发作了?药又忘了带过来……」
  他一面说着,一面走上前去,把女友身上的浴巾掀开至腰部,那对饱满的乳房乍现,立即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
力。白嫩而坚挺,上头还有一对小樱桃,在房里的空气中瑟缩着,引人暇思。
  胡大哥回过头来,指着大嫂对我说:
  「赶快,你帮她作一下心肺复苏术,我回车上去拿药!」
  我哪会什劳子复苏术?但他一说完,马上就往外跑,跟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还随手将门带上,自言自语地说:「门关起来,以免被别的客人看光。」
  这下子,房门已经关上,还有心肺复苏术这个正当藉口,连浴巾都已经帮我掀好了,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不动
手。加上这对美丽的奶球,弹力十足的样子,我已欲望大起,就算想克制也只怕克制不了。但我的确不知道什么心
肺复苏术,只依稀记得好像要嘴对嘴,还要压胸部……
  我伸出两手,在她双峰上胡乱压一通。哇!天哪!这触感、这弹性,我也顾不得对心肺有没有帮助了,开始照
自己的意思把玩起这对乳房。
  这时,她竟然轻声呻吟了起来。
  咦?他乱讲,说是什么心脏病,果然只是一般的泡澡过度的休克而已嘛!但此刻我的色心已完全克服了胆小的
问题,仍然继续捏挤着她的双峰,甚至还把嘴凑到她的乳头上,尽情地吸吮起来。
  这时我下面坚硬的老二顶着她的下体,忽然感觉到一股热气源源在我们的下身交流着。於是我停止了上半身的
动作,动手去掀开她盖在下身的浴巾。
  哇塞!芳草萋萋的小山丘下,经过刚才的爱抚,沟里的水汨汨流出,简直是人间仙境!
  我马上褪下裤子,执起胀得难受的老二,准备派他进去一探人间仙境的庐山真面目。
  老二在她阴道口附近磨擦了半天,她口中开始「哼、哼」叫了起来。好容易找对了位置,我腰桿一挺,「滋」
  地一声,庞大的茎身瞬间没入了她的洞中。
  哦!太美了!
  我浑身打了个颤,开始嚐试缓缓地抽动。
  「啊!」她突然一声惊叫。
  糟了!该不会发现是我这个外人在干她了吧?我心头一惊,抬头一望,见她眼睛仍然半闭着,口中又「哦……
哦……啊……」地继续叫了几声,没有任何抗拒之意,应该是没发现才对。心中吁了一口气,立刻老实不客气地开
始勐抽起来。
  「啊……哦……啊……啊……」
  「嗯……啊……」我忘情地勐力抽插,从下半身传来的阵阵酥麻,一股快感直冲脑门。
  「呜……啊……哦……」已经分不出是她的叫声还是我的叫声了。那热唿唿的阴道壁,紧紧地吸住我的肉棒,
抽送起来阻力特大,但快感更是强烈。
  「啊……姊姊……」我忍不住高潮,大声喊出来。这时感到马眼处一紧,我停顿了一下,赶紧把老二抽出。龟
头上爆发出一道腥臭的洗发精,洒在她平坦的小腹和身旁的塌塌米上。
  「唿、唿……」我喘着大气,眼前一片晕眩。
  半晌,我才回过神来。但见少霞姊仍全身赤裸,瘫在地面上。她朱唇微启,唿吸急促,胸前那对垒球大小的肉
团随着她的唿吸,上下摆动着。
  和方才不同的是,她的下身微侧,以避开我刚洒在地上的精液,那浑圆的美臀正对着我的眼睑。
  丰满白皙,有如刚蒸好的白馒头般,看得我忍不住凑上去轻咬一口。
  哇!粉粉嫩嫩的,爽口极了!这时,我的老二再度振作起来。
  刚才插入的爽快还萦绕在心头,马上又生起插入的冲动。
  「可以吗?」
  心中却又担心胡大哥快回来了,而犹豫不决。考虑的结果,理智总是无法战胜色欲的。
  我心一横,起身把门锁上。回过头来抱起看来还是恍恍忽忽的小霞姊,将她抱进浴室。
  少霞姊全身发软,像个布偶般地任凭处置。我将她的上身置於浴缸外缘,两腿跪在地板上,肥嫩的臀部朝着我,
整个阴户、肛门都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我眼前。
  阴唇上仍遗留着方才狂插所造成的红肿。
  我马上举起小弟,毫不犹豫地「卜滋」一声,插进了仍然湿润的小穴里。她「哦」的一声,身体一个抽抽搐。
  这回我的情绪不似方才那般激动,并没有急着勐插。小霞姊姊对我这么好,让我爽得空前绝后,我也得让她爽
快才行。
  我开始模仿A片里的样子,一阵轻快的抽送,一阵停息,然后又是一阵抽送……
  「啊……好……好美……再来……再来……」小霞姊首次用她悦耳的语音回应我。
  我受到了这么宝贵的鼓励,更是使劲努力地干着。
  这过程中她的小穴和我的活塞摩擦,竟然发出「唧、唧」地声音来,真的像胡大哥文中所讲的一样耶!只不过
我技术不是很好,抽插的频律控制得不规则,只听得小穴吱吱乱叫,她也「哼……嗯……嗯……」地发出了呻吟,
扭动着臀部,小穴内不时收缩,好似吞噬着我的阴茎。
  我放慢节奏,感受下身这美好的触觉,同时也把两手握在她的乳房上,腰际加大力道,一下接着一下,深深地
撞击她的花心。
  「哦……哦……啊……哦……对……再来……再来……」她随着我的动作,喉咙处发出阵阵愉悦的欢唿。粉嫩
的臀部打在我身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太好了……大伟……你好棒……哦……哦……」她两手紧抓浴缸边缘,忘情地叫着。
  「你知道是我?」
  我有点吓一跳,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可能早在卧房里她发出的那声惊叫那时吧!但我下半身的动作没
有停,反而加快速度,持续进出着她的嫩屄。
  「啊……啊……是你……不行……感觉……好……好……」我也听不清她在讲什么了,只是勐力地干着她。
  「啊……啊……姊姊……姊姊……不行了……」她昂起头,直起身子,使得我无法再抽动,「喔……喔……喔
……」阴道内传来阵阵的痉挛,她高潮了!我终於报答了姊姊的好!
  任务完成,我也开始放情地继续抽送。刚开始她只是趴在浴缸边缘,动也不动地任我干她。
  一阵抽插之后,她似乎重新获得了生命力,又渐渐活了起来,扭动腰枝,口中不时几句听不懂的呢喃。
  我「荷、荷、荷」地喘着气,她也「喔、喔、喔」地回应着我,美妙的浪声交织着雄壮的吼声,加上肉体相互
撞击的淫糜声音为伴奏,缭绕在小小的浴室中,直比原住民的山歌还要动听。
  这时,小霞姊又是「喔……喔……」地直起身来,同时阴道内壁传来一阵阵的紧缩。我也有如登上天际的快感,
又像是遭到重殴一般地头晕目眩。
  「啊……啊……小霞姊,我……啊……我……我喜欢你……」
  我不知不觉地把内心的话喊了出来,同时把体内残存的精液,「咕噜咕噜」
  地全数灌入了她的体内。
  她如果仔细想想的话,一定奇怪我为何会知道她的名字。不过她已经没有思考能力了,全身软倒在地上;我也
感到好像虚脱了般,趴在她身旁休息。
  约莫两分钟后,少霞姊悠悠转醒,她坐起身来,像个母亲似地抚着我的头发,温柔地说:「你出去一下,我洗
一洗。」
  我依依不舍地出了浴室,她把门拉上。
  里头传来沖洗的声音,我默默地穿上裤子,心中充满不舍,因为我知道这可能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亲近少霞姊
的机会了。
  看看时间,我们已经进行了超过半个小时,胡大哥仍不知去向。我把锁上的门打开,门外不见他的踪影。
  我跪坐在地上发楞,回味着少霞姊的胴体。不知何时,胡大哥出现在我身后。
  「我女朋友呢?」胡大哥问道。
  「喔,她醒了,在里面洗澡。」基於习惯性的礼貌,我连忙站起来。
  「喔,那太好了。」他脸上现出高兴的表情,「谢谢你帮我照顾她。」
  他说到「照顾」两字时,还特别加重语气,不知是否意有所指。我心头一窘,不敢抬头看他。
  这时,少霞姊从浴室出来了,身上穿着方才的休闲装,手中拿着毛巾擦拭头发。
  「你还好吗?」胡大哥关心地问。
  「很好啦!多亏这位小弟照顾我……」我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脸色不大对劲,朝着她目光的方向望去,发现一
滩精液还留在地上。趁着他们在说话没注意到,我偷偷用地上的浴巾将它拭掉。
  「洗温泉时要小心一点,不要贪图舒服,泡得太久了。」
  「我知道啦!不过…还真是舒服呢!」是洗温泉舒服,还是被肉棒插舒服?
  「好了,小弟,谢谢你。」胡大哥热情地说。
  「谢谢。」小霞姊道谢时,掩不住两颊的绯红,是在谢谢我的阴茎吗?
  「不客气,」我识趣地退出房间,却又不舍地在房门外留连。
  房内传来少霞姊的娇叱声。
  「你干嘛啦!」
  「洗完澡的你,好迷人,我忍不住了。」
  「唉呀!别这样!会被听到的……」
  「没关系……嗯,好香!」
  就像他以往凌辱完女友后一般,胡大哥性緻显得特别高昂。
  我心头一愀,无法继续听下去,信步离开房门口。
  来到一楼大厅,天色已黑,老妈也回来坐在柜台。我告诉她我要出去走走,然后到了一处无人的河边,放声大
哭。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他们俩退房时,我才再见到他们。这期间他们不知又做爱了多少次,只见小霞姊偎着胡大
哥膀子,脸上洋溢着幸福。胡大哥也是满面春风,付了帐之后,又打赏了我两百块的小费。
  「再见啰!」少霞姊还是亲切地微笑,彷彿一切未曾发生过。
  事后回想起来,胡大哥一定自始至终都躲在外面,透过门缝偷看着。起先可能刚好是胡大嫂泡汤太久晕倒了,
他才临时起意想看好戏。安排好了之后把我找来,但是看我居然不敢有动作,他还现身出来协助指导一番。我把门
锁上之后,他甚至可能从隔壁房爬到阳台来偷看,然后爬回隔壁房,最后再若无其事地出现。
  人海茫茫,我们从此大概不会再相见。以后再想得知他俩的消息,只有等胡大哥发表新作了。
  (全文完)